莫河驼场

莫河骆驼场区位地处柴达木盆地东沿,位于茶卡镇以西南约18公里处,东南临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西北接海西蒙古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西连都兰县的三县交界处。“莫合尔”蒙古语意为圆弯角,此地有水、有草、有河流,而且地形是圆弯角形而得名,就是莫河的意思,我们平时所说的莫河就是蒙古语的“莫合尔”音译。

解放前莫河骆驼场所属地全称为“茶卡骆驼选育场”,为马步芳的一个骑兵营常年驻扎经营。骆驼主要作为交通运输工具,驮运茶卡盐湖的青盐往返西宁各地进行交易。随着马步芳部队溃逃,“茶卡骆驼选育场”由青海省人民政府接管,之后承担进藏物资的运输。1954年成立国营青海省柴达木骆驼场。现称为青海省柴达木农垦集团莫河骆驼场。

柴达木农垦莫河骆驼场走过近七十载艰苦辉煌,三代驼工艰苦创业、爬冰卧雪、风餐露宿,用他们坚毅、顽强和奉献践行使命,为援藏固藏、修筑青藏公路、资源勘探开发、发展农垦经济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成就了一段世界屋脊的传奇与辉煌,孕育了永载史册的莫河驼工精神,铸就了莫河驼工精神的丰富内涵。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在北京签字后,577名驼工、牵着一千三百峰骆驼随十八军西北独立支队于8月下旬从青海省香日德镇出发进藏。到昆仑山下,进入黄河源区域。黄河源区域到处是烂泥和泥泽草地,一天只能走40里,许多地方,不是走出来的,而是躺下滚出来的,第一天就有20多人陷入泥泽里牺牲。从通天河到唐古拉山,走了22天,由于空气稀薄,地势高寒,加之长途跋涉,病号和死亡驼工人数也在增加。在党的领导下,驼工和干部战士在援藏固疆伟大斗争中,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中,始终保持对党忠诚、坚守信念的高贵品质,“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初心不改,不屈不挠,咬牙翻越唐古拉山,穿过藏北高原,12月1日到达西藏拉萨。


1951年12月15日,时任西北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从西安到达西宁,他代表毛泽东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和西北军政委员会专程欢送十世班禅启程返藏。从西宁到拉萨,二千多公里的路程,除了凛冽的风雪、崎岖的道路,还要提防国民党反动部队的偷袭。1951年底,西北局从甘肃民勤等地购买了1万多峰骆驼,招募了数百名驼工,护送十世班禅一行从香日德出发经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进藏。


护送十世班禅进藏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班禅行辕的人员包括官员、家属和卫队等共400多人,随同进藏的人民解放军干部战士约2000人。还有承担运输任务的3万余峰骆驼,800头牦牛,4000余匹军马,200多头骡子。这么一支庞大的队伍,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又恰逢严冬季节要翻越“世界屋脊”,行军数千里赶到拉萨,实在是不可想象的。这支庞大的队伍于1952年元月中下旬陆续离开香日德,分几批向西藏行进。在寒风凛冽的青藏高原上跋山涉水,2月底来到令人不寒而栗的唐古拉山。唐古拉山山峰大都在海拔六千米以上,过往的山口在海拔5200多米。这一带高寒缺氧,尤其在冬季,空气中的氧含量只有平原地区的三分之一。攀越唐古拉山时,人人头昏脑胀,脑袋痛得好像快要炸裂,胸口好像压着千斤重担,喘不过气来,两腿虚软好像陷在淤泥里提不起脚来。牲畜也因为缺氧,胸脯像风箱那样大起大落地喘气,嘴里喷着白沫,晃悠悠地迈不开步子。再加上雪山缺草,牲畜吃不到东西,又冻又饿体力消耗非常之大。骆驼走着走着,一下卧倒在地,就再也爬不起来。在过唐古拉山的短短几天时间里,骆驼死了上万头,驼工也死了数十人。4月中下旬,护送班禅大军终于到达拉萨,胜利完成了护送十世班禅进藏。从离开西宁算起,这支特殊的队伍路上走了四个月,行程4000多里。护送十世班禅进藏是党中央从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捍卫祖国领土主权完整的大局考量制定的战略任务,对这次关乎西藏实现和平解放大局的护送任务,驼工们以对党和革命事业的绝对忠诚,始终把大局利益放在首位,勇挑重担,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胸怀大局、肩有担当的莫河驼工的奉献精神。


1953年春天,在外国反动势力的怂恿和支持下,西藏上层反动分子对进藏部队实行经济封锁,扬言要把解放军困死在雪域高原。当时有3万多人的进藏部队和中央驻拉萨党政机关处境十分困难,根据中央“进军西藏,不吃地方”指示,不向地方征粮,驻藏部队陷入困境。西北军政委员会再次受命,组建西藏运输总队,说是运输总队,其实是骆驼运输队。此次共征购了2.8万多峰,每头骆驼驮上150公斤左右的面粉,分头向西藏进发,粮食运到拉萨时已消耗了近一半。当这些驼工们陆续返回香日德后,人们发现他们去时牵着骆驼,回来时却两手空空。由于高原上恶劣的气候环境,这批进藏骆驼损失三分之二,驼工也有30多人牺牲。参加运输的驼工,历尽艰难,洒尽血汗。驼工们每走一步都要付出超几倍的体力,他们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困苦徒步跋涉,靠着对理想的自信和革命必胜的执着,愈挫愈勇,一次次从困境中奋起,写成千里驰援的悲壮凯歌,使革命的红旗始终高高飘扬在雪域高原。1954年5月从西藏运输总队调整下来的一千两百名驼工在世界屋脊沿人畜小道修建通往西藏的天路,创造了高原上快速筑路的传奇,当时有诗赞曰:“人民工兵钢铁汉,脸上红光映高原,铁锤举起山发颤,千年石峡今日开。”为了庆祝胜利,筑路大军把“跨越昆仑唐古拉,劈开石峡通拉萨”14个大字刻在石壁上。


1953年春,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西藏物资供应问题,发展建设西藏,巩固西南国防。时任西藏运输总队政委的慕生忠说,要解决西藏的运输问题,非通公路不可。他1954年5月11日,经过动员,由24名干部,1200多名驼工组成6个筑路工程队,从格尔木向昆仑山的雪水河进发,拉开了修筑青藏公路的大幕。青藏公路从青海西宁至西藏拉萨,全长2115公里,路基筑于平均海拔4000米的雪域高原。外国探险家曾断言,从可可西里到唐古拉山口的数百里地带,是“死神主宰的地区”。在昆仑山、唐古拉山等地区,由于常年天寒地冻,因而很多地方形成了“永冻层”,还有“翻浆地带”。驼工与解放军干部战士和科技人员大力协同,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力克施工极难条件,终于建成了青藏公路,勇创世界公路史上海拔最高、施工条件极难的建设奇迹。“有国才有家、国不安则家不宁”。驼工深知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是相互依存的。只有维护国家利益,个人利益才有保障。因此,驼工们服从安排,大力协同,积极主动地为修筑青藏公路贡献才智,充分体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历时7月零4天, 1954年12月25日,横越“世界屋脊”、1283公里的简易公路通车,神话变成了现实。这条横跨“世界屋脊”的高原简易公路,大多出自一群瘦骨嶙峋、衣衫褴褛的驼工之手,也是筑路大军用血肉之躯垫辅筑成的。


1955年2月24日,中央批示同意撤消西藏运输总队。5月,西藏运输总队分解为两个单位,一个是青藏公路管理局,另一个是1955年6月组建的第一个国营柴达木骆驼总场,并接收了西藏运输总队移交的7000峰残瘦弱驼,分布在从东部茶卡到西部阿拉尔、从北部大柴旦到南部香日德的荒原戈壁滩上。同年,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全面拉开帷幕,上千名地质队员被派进柴达木盆地,骆驼又成为唯一交通工具。实干与苦干是骆驼人改造世界的秘诀所在。约4000峰骆驼又走向世代蛮荒的无人区,开始书写柴达木开发史中的第一时代——骆驼时代!驼工们坚定信心、咬定目标,苦干实干、久久为功,发扬坚定信念、坚韧执着的奋斗精神,争做时代先锋。仅1964年,1400余峰骆驼运输海南、香日德等地的粮、柴、盐等物资总量1470余万斤;300余峰骆驼、9000名驼工支援海西部分地区抗雪救灾工作;200峰峰骆驼、30000名驼工支援青海草原勘测工作;100余峰骆驼支援乌兰县各建设单位运输木料400m3。在繁重运输的同时,当骆驼下场放牧时,驼工还要投入莫河的开垦荒地中。1964年以后,在驼运骤减的情况下,莫河驼工仍为国家创造利润的平均数仍然达到每人56元。


六十多年前,驼工们牵着骆驼从甘肃等地进入青海,完成随军进藏、护送班禅进藏、运粮援藏、修筑青藏公路、开发柴达木、剿匪垦荒、资源勘探等任务,之后,驼工们没有走,反而接来眷属、垒屋砌灶、生儿育女。今天的莫河,已经是他们的第三代、甚至是第四代。他们献完青春献子孙、献完子孙献终身。不管她蕴含着怎样的苦味,但她的真实存在,却透露着一种强烈动人的凝聚力——这就是莫河驼工精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