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玉清烈士殉难处遗址

孙玉清烈士殉难处遗址位于西宁市城东区东关大街155号(现为城东区怡豪宾馆)。

孙玉清(1909-1937),1909年3月出生在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高桥区孙家湾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29 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1935年在长征途中任红9军军长。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后,红四方面军总部率5军、9军、30军强渡黄河,组成了西路军,向甘肃河西挺进,开始了血战河西的艰苦历程。

1936年11月9日,孙玉清根据总指挥部命令,率领9军从镇虏堡出发,11日进至干柴洼,击退敌3个旅和民团的进攻后,主力进至横梁山。15日轻取古浪,16日敌人出动了5个旅和4个民团,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古浪猛扑,并占领城外制高点,17日,9军退入城内防守。18日,9军苦战至晚,在30军88师268团的策应下撤出古浪。古浪战役,9军先后毙敌2000余人,但自身损失十分严重,元气大伤。军长孙玉清作战负伤,军参谋长陈伯稚、25师师长王海清和27师政委易汉文等许多优秀指挥员捐躯沙场。

1937年1月,红5军军长董振堂在高台牺牲,孙玉清临危受命,调任5军军长,但这时形势逆转,西路军虽浴血奋战,但仍濒临绝境,3月初,西路军在倪家营子一战失利后,分路突围。孙玉清和王树声、李聚奎等领导,率领右支队1000余人,沿祁连山向西北游击。在分散游击中孙玉清不幸被俘。

马步芳得知孙玉清被俘的消息后,令驻防酒泉的298旅旅长马步康就地展开诱降工作。马步康派参谋长韩得庆亲自陪孙玉清洗澡,每天和他形影不离,表示亲热,但孙玉清漠然视之,不为所动。1937 年5月,孙玉清被押解到西宁,马步芳为感化孙玉清,使其放弃自己的理想信念,为马步芳集团所用,费尽心机在孙玉清还没有抵达西宁时,就已经安排好了各种活动,亲自出马带人在莫家湾迎接,在省会议厅举行座谈。马步芳炫耀自己的部队作战勇敢,贬低红军,孙玉清从容镇定,讽刺其部队只会横冲直撞,用牦牛阵取胜,要不是红军弹尽粮绝,绝不会失败。马步芳又询问红军官兵之间的关系、孙玉清嘲笑马步芳只能把士兵当炮灰,最后马步芳无计可施,又不甘心被嘲笑:你是军长,我也是军长,你今日被俘,有何话说?孙玉清从容答道,我从参加革命之日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现在我为革命而死,死而无憾并引以为荣。

孙玉清对马步芳,或嗤之以鼻,或沉默抗议,或严词斥责,或怒目相对,弄得马步芳一筹莫展 ,使本来准备好的宴席也不得不草草收场。之后,孙玉清被囚禁在敌团长马忠义住宅处(现东关大街155号),但马步芳对孙玉清的诱降并没有结束,不是陪着去看望被俘在陆军医院服苦役的妻子岳兰芳,就是让他给服劳役的西路军被俘战士讲话。孙玉清利用这样难得的机会,对大家说:西路军虽然失败了,我军仍然存在,陕北的红军壮大了,党中央在陕北建立了根据地,红军是杀不完的,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形势越来越好。马步芳用尽心机见仍无法使孙玉清屈服,更不愿放虎归山,让他回到中国共产党的怀抱,于是请示蒋介石处置办法。蒋介石以危害民国罪,令马步芳将孙玉清处以极刑。1937年5月底的一天傍晚,马步芳秘密下达了处死孙玉清的命令。孙玉清面对屠刀,从容镇定,毫无惧色,被杀害在马忠义住宿的马厩旁,年仅28岁。

1987年西宁市人民政府在孙玉清军长就义处修建了孙玉清烈士纪念碑。纪念碑上方是孙玉清汉白玉头像,下方是徐向前元帅亲笔题词:“孙玉清烈士永垂不朽”和纪念碑铭。纪念碑西侧是孙玉清革命生平事迹橱窗。目前,该遗址因城市改造被拆除,孙玉清烈士汉白玉头像搬迁至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内。

 

5